• 知美剧-是为美剧爱好者分享,高清资源,字幕,资讯,保持每日更新的一家网站。

美剧剧评 绝命律师 3周前 (03-04) 112次浏览 0个评论

标题:《风骚律师》S5E3: “不二人选”

看完第三集,我产生了一种“无力感”:镜头的稳健,构图的精妙,隐喻的突出,角色的生动,还有剧情的嚼劲和余韵等等,这部剧值得称道的地方实在太多了,随便瞟一眼大家的讨论,又会发现许多不同的看点和解读,而且大多都能言之有理……

是的,BCS身上的“宝藏”根本说不完,个人的力量太微不足道了……因此,我只能尽力看到多少说多少了。

本集题为《The Guy For This》,表面上是指吉米成为处理拉罗“法律事务”的最佳人选,其实也同时指出了金、纳乔等人,在各自位置上尴尬而又不可取代的地位。

吉米和金两场在阳台“底线”附近游走的对手戏,是本集中我最喜爱的部分,我真正体验到了什么叫“浑然天成”。

想逃离而逃不得

先来说郁郁寡欢的老麦克。

本集麦克喝闷酒的镜头、构图和画面,在许多地方都复刻了S4E8里的场景

只不过当时是麦克和维纳对饮,而现在就剩麦克一个人独酌了。

此时“不自爱”的麦克已喝过头了,他不顾酒保的劝谏不停续杯,还把车钥匙押了。吧台前那张悉尼歌剧院的照片也令麦克触景伤情(维纳曾和他聊起过,那是自己父亲参与建造的),便不断逼迫最后恳求酒保把照片拿掉。

向来克己、自制的麦克仍然没找到他的“位置”,接下去一个人走路回家遭遇混混打劫的事儿,恐怕又勾起了他另一份糟糕的回忆——上一次他“喝多了走回去”,最终反杀了两个想灭他口的黑警察。

看来,每次麦克不开车走夜路都会遇到不好的事情。

混混张口就要20美金也有讲究,据说这是美国抢劫的“标配” :既是抢劫不用坐牢的最高额度,也是零售毒品最小包装的价格。

醉醺醺的麦克硬是挑衅了对方,等混混动手后,他立马拧断了对方的手臂,这下剩余的混混们都知道他不好惹了。

还别说,简单一番交手后,麦克明显痛快了不少,这可比烈酒有劲儿多了……看来,麦克还是得找到一条能让他摆脱浑浑噩噩状态的“逃离之路”。

更想逃离的人是纳乔。尽管住着大房子,左拥右抱着两个毒妹,可“腹背受敌”的现状一直让他如坐针毡……一个懒洋洋地靠着自己也就罢了,另一个眼瞅着是瘾快犯了,拆魔方、拆遥控器,最后纳乔只能给她一盒拼图才消停些。

纳乔现在的排场是毒贩“高管”的配置,他一方面要做给别人看,另一方面又不想身边真有几个正常的甚至精明的女人,所以就找两个不太聪明的毒妹作伴了。

父亲意外来造访,他想和儿子谈谈变卖裁缝铺的事……可说着说着,他话锋一转,瞬间就戳穿了纳乔玩的把戏:那笔高得离谱的钱是你出的吧?

原来纳乔为了保护正直、倔强的父亲,曲线用计想让他退休离开。

可惜,老父亲一直比驴还犟,面对凶神恶煞的赫克托他敢当面拒绝,儿子的那些小伎俩他自然也不会放在眼里,“我早就告诉过你该怎么做了,去自首,去面对你自己做过的事。

你想做懦夫,想逃跑,随你的便,可如果想让我也逃,没门。

有人想逃而不得,有人能逃而不愿,人生境遇和觉悟的差别就是这么大。

开弓没有回头箭

本集开头再次玩出了花样,在堪比BBC纪录片的微焦镜头中,越来越多的蚂蚁爬到了落地的冰淇淋上。

蚂蚁在自己的世界里人多势众、兵强马壮,最后彻底“吞没”了冰淇淋……然而在人类世界里,它们依然是微不足道的蝼蚁尘埃。

此时车上的吉米非常紧张,前座有手枪,后座没插锁,他可不敢随便造次……后来进了车库,纳乔走到一边摆pose,拉罗顾自己改车、洗手,还是没人说话,受不了静默的吉米忍不住先开口了。

进车库后的几个画面很有舞台剧范儿,全场共有三个光源,分别是天花板的日光、汽车灯光和洗脸池灯光,三处光源交替“打光”,展现人物、渲染气氛的效果极佳,特别是吉米刚张口这个镜头,中间的日光落到了他身上,当真别致。

吉米原以为纳乔是要和自己算陈年老账,随后发现找他来是拉罗的主意,因为图库提起过自己。

两年前,吉米曾经从图库手中救下过两个碰瓷混混(和自己)的命,在拉罗看来,吉米那根舌头简直有“再生造化”的本领。

听到拉罗让自己帮忙解决“法律问题”后,吉米瞬间如释重负——原来是谈业务啊,那我就放心了。

拉罗准备削弱古斯塔沃,他的计划是让被捕的多明戈供出“炸鸡店”一系的交易地点,这就需要律师吉米去给多明戈带话,让他说出“我们想让警察知道的话”。

此时吉米依然不太想蹚这趟浑水,他迅速提供了“手机联系”的替代方案,但被拉罗否决:还是你去更有效果,你可是天生干这件事的不二人选啊!

让警察从多明戈口中知道情报不难,难的是让他们充分相信、不起疑心,差遣律师去配合演一场戏方能保证万无一失。

话说到这份上,吉米没法不答应——可需要注意的是,吉米的第一反应并非抗拒,而是跃跃欲试,他甚至马上提价,“律师费”一下升到了7925美元,最终拿到了8000报酬。

眼前这位委托人与他平时那些“不入流”的客户不同,拉罗可是真正的毒贩和黑道,在这一刻,已经没有了道德包袱的吉米,心中的兴奋胜过了恐惧和担忧

第二天,吉米如约成了“疯狂小八”多明戈的新任律师,告诉他接下去该怎么做。

咱先把剧本台词熟悉熟悉,接着你告诉DEA自己要开口招供,然后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……

新墨西哥州缉毒局的探员汉克和戈麦斯首度(再度)登场了!在进审讯室前,汉克随口聊起了妻子丢掉过期食品的话题,结果戈麦斯接地相当“无趣”。

通过这个小细节不难看出,此时这对同生共死的搭档还不是很默契,估计一块儿共事不久。

吉米的剧本如下是:

第一步,多明戈假装斟酌再三后准备开口,想给自己争取宽大处理(鉴于多明戈前两天一直守口如瓶,而且他只是偶然被抓,直接爆大料,警察有可能不会放在心上);

第二步,正当多明戈开始招供时,索尔及时出现,并表现出想制止他“不理智行为”的样子,随后他们当着警察的面窃窃私语,如此明显的做戏痕迹,很容易让汉克和戈麦斯意识到两人在争取讨价还价的筹码

第三步,无论多明戈和索尔做的戏是真是假,汉克两人都会做出反应,不就是虚张声势么,我们也会——等两人作势要走时,索尔再叫住他们,承诺会爆点“真正的猛料”

至此,汉克和戈麦斯已不再像刚开始那样漫不经心了,他们会认真听取甄别戈麦斯的情报,吉米的任务也算完成了……

偏偏,吉米又临时给自己的剧本加了个计划外的第四步,为多明戈争取了一个“线人”身份。

在这个“临场发挥”说定后,多明戈才按照原计划交代炸鸡店的交易地点。

任务完成,吉米向拉罗汇报了自己的成果:如果你所说的“地点”真的存在,那DEA肯定会去查……哦对了,我还附赠了你一个特殊服务,多明戈现在是你的专属线人了。

对于吉米的额外操作,拉罗的问题是“你在乎个什么劲儿?”——虽然你出了钱,但他是我的客户,我得让他活着……有了这层身份,对你、对我都有好处

拉罗并不讨厌有利的“惊喜”,他更欣赏机敏聪明的吉米了,至于吉米“想要抽身”,他毫不在乎:你这么有用,怎么能说走就走呢?放心吧,将来还有找你帮忙的时候。

纳乔十分理解吉米“不想掺和毒贩破事”的想法,因此他说了自己的经验之谈:开弓没有回头箭,上了贼船,就别再想下去了

怀着五味杂陈的心情,回到之前“上贼车”的地方时,吉米看到了蚂蚁分食冰淇淋的战场。

他也许明白了覆水难收,也许还明白了跌落凡尘的意义——在人类眼中已失去价值的冰淇淋,却滋养壮大了蚁群,那么,我究竟应该在乎跌落后的肮脏恶臭,还是该享受跌落后的生生不息呢?

当晚,纳乔向古斯塔沃报告了拉罗新一轮的攻势,塞勒斯听到后立马准备打电话取消之后的交易,随即被老板叫停。

从这就看得出三个人的水平境界了:

塞勒斯是个反应很快的马仔,他看重的是眼前一城一池的得失;纳乔意识到了不妥,但他更担心的是DEA扑空后会暴露自己“内鬼”的身份;古斯塔沃是博弈中的最高级棋手,他想的是如何利用危机反将一军

古斯塔沃随即嘱咐一切照旧,几十万、上百万美元毒资全交给DEA也没关系,先让拉罗得意一阵更有好处,这样自己才能将计就计

边攀爬,边滑坡

相比于吉米的沉沦,金的状态更加曲折

在吉米为自己大赚一笔感到雀跃时,金则在“庆祝”明天一整天都会忙无偿的案子,不用管任何梅萨维德银行的事儿。

金是个道德标准很高的人,拿下梅萨维德的秘密始终是她心中的一根刺,通过“奉献”去缓解自己的负罪感是她最爱做的事了。

正当金在为一起几乎没有撤诉希望的案子努力时,老板里奇的“夺命连环call”来了,金这才得知图克姆卡里的拆迁纠纷还没解决,凯文和佩奇都在急着找她。

里奇大概明白金的那点小心思,他提醒道:付钱给我们的客户才是真正的大爷,你得先把金主伺候好了,才能玩你自己的。

人不得不向现实低头,金随后来到了图克姆卡里,梅萨维德银行即将在这儿建造客服中心,但有个钉子户阿克先生始终没法搞定。

(随便一个远景镜头都是这么平整,太舒服了~)

老阿克不让金进门,金就老老实实站在门口。她先按“常规操作”讲道理:虽然你在这里住了30年,虽然上家公司承诺租给你100年,但说到底你并没有土地所有权,他们随时可以用5000美元买断,现在我们愿意出18000的高价,这么好的条件你应该接受。

讲道理的前提是对方听得进道理——阿克根本没打算妥协,立马阴阳怪气起来,又来了一个斯文败类,你不是文明人么,来接我无赖招啊?

阿克不仅不配合,还对金展开了人身攻击:瞧你一副西装革履的社会精英模样,实际上我早看穿你了,你就是那种平时做点小善事来减轻自己罪恶感的伪君子,你晚上睡得着觉嘛?

原本金都打算放弃了,偏偏被阿克这番话“踩中了尾巴”(因为他说对了),这下她来劲了。

金开始搬出法律条文威胁阿克,一边举起了强制措施的“大棒”,一边也不忘拿出来的“胡萝卜”,左右开弓打击阿克,希望他能乖乖守规矩。

无奈,软硬不吃的阿克是个老顽固,金的这点道行他没放眼里。

对佩奇来说,金做出的努力已经足够交差了;可对金而言,没解决问题就是没解决问题……不甘心的金简单做了一番准备,当晚一个人又偷偷返回了图克姆卡里——这次叫门门没开,她便主动“破门而入”。

这是一扇“防君子不防小人”的木门,轻易就能挑开门锁,然而看着金笨拙的动作和小心翼翼进门的样子,就会明白她真的不适合做小人。

再次面对阿克先生时,金的态度诚恳了许多,贴心地给出购房参考意见,还开始将心比心,直言自己“没拥有过任何东西”。

“我小时候经常被母亲半夜拖起来搬家,穿着睡衣光脚走到外面,瑟瑟发抖……如果我有自己的房子,我也不愿意离开。”

悲剧的是,阿克一眼看透了金“打感情牌”博同情的伎俩,他毫不留情地揭穿说:你为了达到目的,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啊。

金的招数失败了,只留下她一人在门外瑟瑟发抖……

你知道更悲剧的是什么吗?金所说的童年经历应该是真的(她确实出身贫寒,靠着努力工读才成为律师),而她把这份记忆涂上了一层功利性,结果就是既做不了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,也成不了干脆利落的卑鄙小人。

“底线”游走

本集最精彩的部分,要数前后两场夜晚对饮。

这两场戏的结构十分对仗,前一场是夜归的吉米听到了阳台上金的招呼,后一场则是晚归的金听到了吉米的召唤。

 “形状”相似,内里却完全不同,最突出的表现是两个人对于酒瓶位置的处理。

当吉米把酒瓶放在阳台栏杆上后,金就一直很在意它的“危险境地”,先后两次侧目表现出了她的担忧。

两人对话的内容也可以看出他们的心理差异:金在为第二天“做好事”而开心,吉米在为今天赚了毒贩8000美元而高兴。

随后金离开时,还是忍不住拿走了那个酒瓶,杜绝了发生意外的可能性。

如果我们把这条并不宽敞的栏杆当成是一条“底线”呢?

结尾时,又是两人点烟喝酒的放松时刻,吉米仿佛是明白了金对“高空抛物”的忌讳,开始表演“临空抓酒瓶”的极限操作,像极了他在底线上下游走的游刃有余,结果这一次,金直接把酒瓶狠狠地扔了出去,像极了她再次突破底线后的气急败坏

面对金的“性情大变”,吉米没有惊讶太久,随即很轻松地与金一块儿丢起了酒瓶——对于现在的索尔来说,其实已经没有所谓的“底线”了。

扔完酒瓶、扰人清梦后,两人偷笑着逃离了阳台,只留下了那根略微歪斜的栏杆。

至此,我或许明白了吉米和金为何将会分离:吉米可以毫无压力地升降起落,或是冲上云霄,或是摔进泥里;而金像一只旱鸭子在海岸边爬行,她想快过涨潮,却又总是让潮水打湿,不知什么时候,它就会被卷进大海不见踪影

吉米已经是索尔·古德曼了,但金永远无法成为第二个索尔。

【也欢迎关注我公号“有爱评论区”。】


本站所有下载链接均为网络公开资源进行收集,感谢大家的访问http://www.zh-bg.com/mjjp/10033060.html
喜欢 (0)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