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知美剧-是为美剧爱好者分享,高清资源,字幕,资讯,保持每日更新的一家网站。

标题:《致命女人》S1E1-E3:最伟大的爱情故事,都以死亡收

最近有一部美剧很火,火到近一两周时间里,我周边所有与“美剧”搭边的号主和朋友几乎都提到了,它就是CBS推出的《Why Women Kill》(致命女人)

该剧在北美反响一般,但在国内受到热捧,算得上是“墙内开花墙外香”,思来想去,也许是因为相比起《绝望主妇》等剧,这是一部有足够噱头、能让更多人看下去的“女性向”作品吧。

三个年代,三位女人,三种肤色,三段婚姻,三类困境……三个故事,带来三倍快乐。

在我看来,能把这三段剧情有机结合起来并赋予协调魅力的,则是出现在每集开头和结尾的“弦外之音”,它们对该剧来说具有画龙点睛般的作用,同时也是最吸引我的妙处。

【友情提示:下文会有前三集的全面剧透。】

1963年的传统婚姻

贝丝和罗伯是六十年代时非常典型的传统中产家庭两口子,丈夫负责挣钱养家,妻子专心做家庭主妇,唯一特殊的是,他们曾失去过女儿……

两人之间的关系非常“稳固”,贝丝从与罗伯相识时开始,就一直在扮演服务、附庸的角色,哪怕新邻居希拉看不过眼说三道四,也无法撼动分毫。

然而,意外得知丈夫在外面另有新欢,打碎了贝丝的“完美小天地”的幻象——她亲眼见到了罗伯与金发美女热吻,想继续骗自己都不行。

这一现实让贝丝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和生活,她意识到自己完全是为丈夫而存在的,其价值也取决于丈夫,正如罗伯所说,“如果我死了,那你(身份)就是我的寡妇。”

多年来的经历,无法让习惯“三从四德”的贝丝一下子变成怒揍丈夫的母老虎,她憋了半天,也只能对罗伯说“我想要更多”。

“丈夫移情别恋,是因为我做得不够好。”这才是贝丝正常的反应。所以,她想要做出的“改变”,是和小三展开一场竞争,把丈夫夺回来。

可当贝丝跑去餐厅直面女服务员艾普尔时,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……生活早已磨去了她本就不尖利的棱角和爪牙,她无法呵斥警告,还阴差阳错与艾普尔成了朋友。

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”,热情的艾普尔对贝丝没有任何防备,还承认了自己正与有妇之夫交往,贝丝因此也打听了不少信息,比如“丈夫冷落妻子是因为她缺少女性魅力。”

于是贝丝好好花钱花心思捯饬了自己一番,眼见罗伯仍不在意自己的变化,她甚至全裸上阵,可罗伯的反应并不是惊喜,而是惊吓。

显然,妆容打扮并不能改变状况,新任闺蜜兼狗头军师的希拉又建议从性生活入手,毕竟“性就是女人手中的枪杆子”。

贝丝一开始是拒绝的,结婚时还是处女、性生活完全由丈夫支配的她根本不明白“主动取悦”为何物,于是乎,之后想给罗伯BJ却把他口到摔伤送进医院也就不奇怪了……

在医院里,夫妻俩有了一次难得坦诚相待的机会:反常促成激动,激动促成真心。

两人之间的生疏,和他们在失去女儿后的“伪装”有关……可惜,罗伯即将脱口而出的坦白被打断了——一切照旧。

罗伯开始变本加厉,准备带艾普尔出去约会,贝丝绝不会容忍这种事发生,现在她最大的底牌是对“全局”的掌控,她要成为艾普尔的闺蜜,想方设法劝她离开丈夫。

失去了尖牙和利爪并不意味着没有危险性,贝丝做不了虎狼,却可以化身成诡计多端的狐狸,运筹帷幄、伺机待发。

贝丝用计把罗伯强行留在公司熬夜加班,回头自己和艾普尔出去玩了(计划通~),也正是在当晚,贝丝知晓了艾普尔并没有结婚的意思,她和罗伯只是各取所需玩一阵子。

贝丝在长舒一口气之余,得知了艾普尔想做歌手的愿望,后者还鼓励自己重新开始弹钢琴——贝丝突然发现,始终围着丈夫打转的自己,远不如人家小姑娘活得精彩。

在罗伯加完班回家后,贝丝鬼使神差地弹起了琴,也许她“想要更多”,就包括这个。

不过,罗伯依然不待见贝丝的突然“抽风”,他坚持让妻子给自己拿橄榄配马丁尼的行为,也预示着横亘着在两人之间的鸿沟,恐怕是“主次有别”的身份认同

贝丝想做任何事都可以,但前提是别忘了身为妻子的“本分”。

1984年的光鲜婚姻

身处于八十年代的萨蒙妮和卡尔两夫妻则是另一种画风,珠光宝气,歌舞升平,妻子比丈夫更加“耀眼”。

卡尔是萨蒙妮的第三任丈夫,两人看上去都光鲜亮丽,但种种迹象表明,卡尔在物质上更依赖于萨蒙妮,妻子从丈夫身上得到的主要是体贴、理解和尊重

对于热衷开派对、整天花式显摆的萨蒙妮来说,完美的生活和无暇的面子就是一切,如此“张牙舞爪”的态度自然会招致其他太太们的嫌弃甚至记恨,于是有人偷偷把卡尔激吻男性的照片送到了萨蒙妮眼前……

不出所料,得知真相后萨蒙妮最大的反应,并非丈夫出轨+出柜对自己的背叛,而是“这事儿决不能让别人知道,令我颜面尽失。”

离婚一定要离,你也不能继续在这里住下去,但一切都要悄无声息地进行——萨蒙妮的如意算盘打得噼啪响,卡尔突然“吞安眠药自杀”的行为却打乱了她的节奏。

在汤米来探望自己时,独自喝闷酒的萨蒙妮说:我的首任丈夫比我更爱酒,第二任比我更爱可卡因,第三任比我更爱男人,看出规律了嘛?

与其说萨蒙妮认为自己身怀“吸引渣男”的体质,不如说事业有成、条件优渥的她,依然觉得“有男人爱自己、拥有闪亮婚姻”才是证明一个女人幸福美满的标志

回头萨蒙妮去医院看卡尔时,已经把接下去的事情安排好了:我们要优雅美好地离婚,美好到别人连离婚都照样嫉妒。

萨蒙妮有个重要顾虑,她的女儿快要结婚了,自己不能抢了她风头,更不能因此丢了面子,所以离婚也只能在那之后。

有了这个缓冲期,卡尔的可操作空间可大了——无奈他作假的本事太差,被萨蒙妮发现假自杀的事实,苦情戏没法演了。为了“挽留”妻子,卡尔撕破脸皮开始光明正大地威胁:你要分,我就告诉所有人真相,让你丢脸。

卡尔捏住了萨蒙妮的七寸,很卑鄙,也很有效,就像他对妻子说的:闹的动静不大,你就毫无反应。

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,萨蒙妮还想极力伪装,瞅出古怪的闺蜜娜奥米却悄悄告诉了她卡尔出轨(但不知道出柜)……什么?其实你早就知道了?还瞒了我两年?!

萨蒙妮进一步发现,原来她自诩的“完美生活”是那么虚假脆弱,就连一直以来自认为最好的闺蜜关系,也不过是塑料姐妹情。

接二连三的挫败感,激发了萨蒙妮的报复欲望——娜奥米刚满18岁的儿子汤米之前趁虚而入吻了自己,还大胆表露了他的不轨心思(小哥喜欢熟女),萨蒙妮本来很介意,现在干脆睡了再说。

被年轻力壮的汤米“润泽”后,萨蒙妮找到了久违的激情,“性”的这块拼图她已丢失了多年,现在终于被汤米补上了。

然而萨蒙妮没高兴多久,新的烦恼又出现了:精虫上脑+荷尔蒙上头的汤米动了情,他很不爽不忠的卡尔用下流手段继续留在萨蒙妮身边,他不顾自己反对,决定为自己做点什么。

机会就在随之而来的慈善晚会上——被卡尔积极挽留的萨蒙妮,出于“面子”关系依然决定和丈夫当众共舞一曲,汤米受不了卡尔“小人得志”的嘴脸,往他身上倒了汤水导致被炒鱿鱼。

事后萨蒙妮赶来安抚汤米,面对这个孩子的质疑,萨蒙妮说出了自己委曲求全的原因:

“他忍受我的奢侈和无理取闹,他在我最需要赞美的时候夸我漂亮,他用独一无二的方式哄我开心……总有一天我会和卡尔离婚,但我永远不会恨他,因为我做不到。”

萨蒙妮勘破了爱情和婚姻大半的真谛,却看不破真伪和虚荣的包袱。

2019年的开放婚姻

生活在当下的泰勒和伊莱夫妇完全把“主次”颠倒了过来,泰勒是个业务能力出色的律师,伊莱则是个两年都没卖出剧本的编剧,妻子不仅在物质上赡养着丈夫,在感情关系方面,泰勒也掌握着绝对主动(比男人还男人)。

哦对了,泰勒还是双性恋,虽然夫妻俩协议过“不干涉对方找PY”的开放式婚姻,但近期基本上都是泰勒在外面胡搞。

这段婚姻虽然反传统,但双方能自得其乐就成……直到有一天泰勒违反协议,把自己女友洁德领回家,一切都改变了。

伊莱起初极力反对妻子把“第三者”带回家,但眼见洁德是个如模特般漂亮的妹子,立马就没了抵触情绪,尤其洁德还酷爱做家务、会照顾人,并且是自己作品的小迷妹(这点存疑),这还了得。

洁德几乎是妻子的另一面,伊莱虽然爱妻子,但作为一个男人,他很难抗拒这种女人……洁德的存在,本身就是一种诱惑

伊莱得了便宜还卖乖,“大度”地以照顾妻子情绪的名义,同意留下洁德继续住,随后不久就愉快地实现了“三人行”梦想。

呵,男人……可是,男人往往也会把“情”和“欲”区分得比较清楚。

完事后,两位女士继续鏖战,伊莱跑去为大家准备吃的,结果迟迟不见她们下楼,实在等不及了想去叫她们,这才发现泰勒看洁德的眼神充满了爱意,这种眼神已经许久没有出现并投注在自己身上了。

找PY玩刺激可以,长相思动感情不行,再联想到泰勒之前向自己隐瞒已经和洁德认识6个月的事实,伊莱感到自己被妻子背叛了。

等泰勒美滋滋地看到丈夫时,后者已陷入了抑郁……泰勒没法否认伊莱字字诛心的质疑,只得用平时的老一套来安抚他:你近来事业不顺,没有安全感,容易胡思乱想,乖,别闹。

好歹把丈夫哄开心了,之后又给他买了“找灵感”的贝斯,伊莱这才“多云转晴”。

然而,这段三人同居的诡异关系中,处处都埋着雷:伊莱会不自觉地以洁德的定位去要求泰勒帮自己做点小事,比如拿汽水;泰勒心里对伊莱有怨气,却又怕打击他而不敢明说;洁德还是个风流成性的大美人,怎么可能平安无事呢?

在一起去泡夜店时,洁德碰到了老相好“薇沙”(薇珞和米沙),在这对“老相好”面前她有些忘乎所以了,特别是对方还希望她一起去威尼斯……吃醋的泰勒与她不欢而散。

“这段关系总算结束了。”正当伊莱这么想的凌晨4点,泰勒却火急火燎打算不顾一切把洁德追回来,两人避开/隐藏的矛盾终于爆发了。

伊莱一直觉得自己在吃软饭,泰勒为了照顾伊莱的自尊心,又一直在说言不由衷的好话,结果就是两人都不痛快……在外工作的泰勒压力更大,如今她只能在洁德身上找到快乐和放松,“她不索取,她只给予”。

得知妻子的真实想法后,伊莱立刻就焉儿,在对待“第三者”的问题上,犯错的是泰勒,可在整个婚姻关系中,理亏的却是自己。

痛定思痛的伊莱,在决心“长痛不如短痛”的洁德来向他们道别时,帮助妻子挽留了她——没错,这次不为自己,而是真的为了妻子才想把洁德留下,这是他现阶段唯一能替泰勒做的实事。

乍看上去,每个人做的都没错,可放到一块儿,他们正在做一件更大的错事儿。

能点豆腐的“卤水”

《致命女人》最有趣的部分,当属每集首尾与三个故事“不直接相关”的戏份了,它们貌似置身事外,实则以独特的方式参与其中,不仅找出了不同环境下女性困扰的共性,同时也真正把它们融合成了一个整体。

比如第二集开头的那位邻居,他见证了三段婚姻中的谋杀,分别从母亲、未婚妻和老伴口中得到了三句话:

“婚姻比看上去难多了”、“死亡比离婚便宜”、“我敢(相信又一个爱情故事以谋杀收场)”——一下子就把特殊案例的普适性提到了最高点,“没有过杀了丈夫的念头,就不是真正的婚姻。”大概就是这意思吧。

而在第二集结尾,贝丝、萨蒙妮和泰勒,在同一屋檐下陷入了各自的烦恼。

除了感慨这幢房子风水不太好外,三个女人的站位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她们的尴尬处境:贝丝在门边守着离去的丈夫,萨蒙妮在高处不知如何下来,泰勒本该在楼上却假装站在低处……

而第三集开头,更是用探戈来形容浪漫、危险甚至致命的夫妻关系:这是预见、诱惑、欲望、爱情的舞蹈。

当双人探戈变成三人探戈的时候,激情可以变成嫉妒,爱可以变得暴力。探戈的存在是为了提醒我们:最伟大的爱情故事,都以死亡收场。

我们不妨再回到第一集的结尾,看看三位女人替观众提出的问题和说出的提示:

为什么一个女人要杀人?她会杀谁?负心汉?小三?背叛自己的朋友?要知道答案,你必须倾听这女人的故事,发现她的秘密,只有那时才能明白她的选择。

你也许会谴责她,也许会原谅她,也许会做出同样的事……对那个女人来说,她能逍遥法外么?

尽管被杀的人应该就是罗伯、卡尔和伊莱,但“小三”艾普尔、“僚机”希拉、“小鲜肉”汤米、“闺蜜”娜奥米、“第三者”洁德,甚至于贝丝、萨蒙妮、泰勒她们自己,就没有危险么?

《致命女人》从一开始便抛出了“结局”,却卖了一个最大的关子,等你抽丝剥茧去发现全部真相……

在那之前的此时此刻,房外的探戈正跳得酣畅淋漓、如痴如醉。

PS:在10月份《致命女人》完结前,我还会不定期更新的,具体几集写一篇就看情况吧,大家到时候见,也欢迎关注我的公号“有爱评论区”~


本站所有下载链接均为网络公开资源进行收集,感谢大家的访问http://www.zh-bg.com/mjjp/10032505.html
喜欢 (0)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